首页 >> 最新文章

民间故事之恶龙传说【消息】风云组合

2020-10-19 03:06:44 风云组合    

唐懿宗年间,距离京城百里之外有座龙泉山,山上有一眼叫“龙泉”的山泉。这天,龙泉山上突然来了一群道士,为首的道长四十岁左右,法号“天元”。道长来到龙泉山后不久,便开始大兴土木,修建道观。他不仅把道观修建在了龙泉的旁边,还在龙泉的下游修建了一个大水池子。天元道长为了使道观早日竣工,还特意把工匠们分成两拨日夜不停地赶工,所以仅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,那座名为“卧龙观”的道观便修建完毕。

民间故事之恶龙传说

这天傍晚,石匠刘大头正带着徒弟马二毛在山上开采石料,看见几个小道士赶着四辆蒙着黑布的大马车驶入卧龙观内。马二毛纳闷地问:“师父,那马车里拉的是什么啊?怎么看他们鬼鬼祟祟的。”刘大头玩笑地说:“说不定那个道长是个花老道,别看白天里装模作样,晚上便让徒弟们去外面接花姑娘来供自己淫乐。”马二毛听得直乐,心里却已经拿定了主意,准备晚上翻墙到卧龙观里去一看究竟。

吃过了晚饭,累了一天的刘大头打着呼噜睡去。马二毛蹑手蹑脚地从床上爬起来,溜出屋门,在熟悉的山道上一溜小跑,不大一会儿,便已经站在卧龙观的院墙外面。他听到墙内有人在谈论着什么,仔细一听,原来是小道士们在谈论该用什么方法把龙放养进水池子里面去。马二毛听得来了兴趣,想要看看龙究竟长的什么样子。他三两下便攀爬到一棵大树上,见十几个小道士正手持火把,用铁棍驱赶着四条足有四五米长的怪兽。那些怪兽马二毛从来都没有看见过,但是从怪兽的身体形状上来看,还真的和传说中的龙十分相似。

就在这时,其中的一条龙像是被小道士们手中的铁棍惹恼了,突然张开血盆大嘴扑向一个小道士,幸好在怪兽的身上都捆绑着绳索,旁边的小道士们忙用力拉扯绳索,这才将那条发了狂的龙制服。马二毛坐在树梢上看得心惊肉跳,他一不小心从树上摔了下来,接着连滚带爬地逃离了卧龙观。

第二天早晨,刘大头带着马二毛上山去干活。刘大头看着走路一瘸一拐、脸上青紫的马二毛喝问:“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?怎么摔成这样。”马二毛怕被师父骂,吭吭哧哧地说:“我,我去山下的镇子里找,找姑娘去……路上不小心掉进沟里了。”刘大头知道,马二毛所说的姑娘是镇子里几个卖春的暗娼窑姐。

中午时分,刘大头拎着水罐子去旁边的山溪里取水喝,但在溪水边上,刘大头突然发现了马二毛的一只草鞋。

从山溪边回来,刘大头把捡到的那只草鞋丢到马二毛面前,沉着脸说:“你昨天晚上不是去镇子里找姑娘了吗,你的鞋怎么会出现在溪水边?”马二毛见事情已经无法隐瞒,这才一五一十地跟刘大头说了实话。马二毛说:“师父,卧龙观里真的来了四条龙。不过看样子都是恶龙,这可怎么办啊!”刘大头沉默了一会儿后,说:“我小的时候听村里的老人讲过山上那眼‘龙泉’的故事。据说,在很多年之前,我们这一带都是平原,并没有山。一天,一条恶龙从天而降来到了这里。那条恶龙无恶不作,它不仅吃光了附近所有的野生动物,还吃掉了老百姓们赖以谋生的家畜。最后,那条恶龙还要吃掉附近的百姓们。幸亏此时有一位云游的神仙途径这里,经过一场恶战,神仙终于制服了恶龙,并搬来了一座大山压在了恶龙的身上,让那条恶龙永世不得翻身。被压在山下的恶龙终于流下了忏悔的眼泪,那眼泪越流越多就流成了龙泉,这座山也从此被命名为龙泉山……现在一下子来了四条恶龙,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啊!”马二毛听得入迷,忙问:“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刘大头叹了口气,说: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我们小心些就是。”

两个月后的一天,马二毛赶着毛驴往山下运送石料,毛驴驮着石料在前,马二毛手持皮鞭在后。在经过一条小河的时候,突然平静的水面上掀起一个巨浪,一只巨大的龙头猛然从水下冒了出来一口咬住了毛驴。马二毛顿时就被吓呆了,眼睁睁地看着那条恶龙将毛驴生吞了下去,就连毛驴背上的石料都被恶龙一起吞食进了肚子里。

马二毛惊慌失措地跑回山上,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刘大头。刘大头听完也愣了,他们师徒往山下运送石料全靠那头毛驴呢,如今毛驴被恶龙给吞吃掉了,这以后的活还怎么干!于是,刘大头抄起砸石头的大铁锤让马二毛在前面带路,两人急匆匆地赶到了事发地点。那条恶龙竟然还没有离开,它挺着个硕大的肚子趴在河边晒太阳。看着恶龙那悠闲的样子,火冒三丈的刘大头把手中的大铁锤抡成个圈,大铁锤像个流星般地从刘大头的手中飞出去砸向那条恶龙。刘大头本来是想用飞锤砸烂那恶龙的脑袋,不想给砸偏了落在了恶龙的前爪上,那恶龙痛得怪叫一声扭动着笨重的身体爬回了河水中。

在一旁的马二毛焦急地问道:“师父,恶龙跑了!难道咱们的毛驴就这样白白丢了么?”刘大头气呼呼地说:“不行,绝不能轻饶了这条恶龙和山上的那些臭道士,否则还不知道会有多少牲畜和百姓遭殃呢。走,我们到县衙里去告状,把今天的事情和你那天晚上在‘卧龙观’外看到的情况全部都告诉县太爷。”说完,这师徒二人快步下山,直奔县城方向而去。

大堂之上,县令高道明听完刘大头师徒的诉状大为诧异,难道这世界上真有活着的龙存在?但看堂下跪着的这师徒二人又不像是在说谎。于是,高道明正色道:“公堂之上不得戏言,你们可知道戏弄本官的后果!”刘大头忙说:“小民和徒弟所言句句属实,如有半句谎话,挨板子、蹲大牢任凭老爷处置。”高道明感觉这案件里面必有蹊跷,于是决定和捕头李俊亲自去查看一下现场。

第二天一大早,高道明和李俊便带着一班衙役,跟随刘大头师徒赶到了事发现场的小河边,河道上还留有恶龙吞食毛驴后留下的血迹。刘大头指着不远处的另一小摊血迹对高道明说:“老爷,那摊血迹就是恶龙被小人的铁锤砸伤了前爪留下的。”为了防止恶龙突然从河水中冒出来,众衙役、铺头忙抽出腰间的佩刀护卫在高道明左右。高道明小心翼翼地靠近那摊血迹,果然透过清凉的河水可以看到河面下面的泥沙中有一道深窝,想必是那受伤后的恶龙所留下的。按照马二毛所讲的,高道明决定带人马上去盘查卧龙观。这卧龙观的天元道长也不知是什么来历,自从修建成了卧龙观至今竟然从未到县府去拜访过自己,这也让高道明心中十分不快。他决定借这个案子去收拾一下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天元道长。

于是,刘大头师徒在前面带路,高道明、李俊带着一班人马直奔卧龙观而去。

高道明他们赶到的时候,卧龙观大门紧闭,两个手持宝剑的小道士一左一右地站立在大门两旁。高道明心中很纳闷,此时正是中午时分,道观应该大门开放迎接四方香客。可这大门紧闭不说,还派了手持宝剑的小道士在门外把守,这里面一定是有问题。

李俊仗着自己捕头的身份,再加上自己一身的好功夫,根本没把两个看门的小道士放在眼里。李俊大模大样地喊道:“快把大门打开,我们要对道观进行搜查。”没想到,小道士竟然不屑地冷笑道:“别说是你个小小的捕头了,就是县令、知府大人来了也不敢在我们门前撒野的。”高道明听这小道士口气狂妄,想必其中必有原因,他只得强压着心头的怒火站出来,说:“我就是本县县令,快去把你们道长喊出来见我。”两个小道士交换了一下眼神,其中一个推门进去了。

不大一会工夫,天元道长便带着几个小道士从大门里出来了。天元道长皮笑肉不笑地冲高道明拱手说道:“不知县令大人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,还望多多海涵。不知大人今日到我这里有何贵干!”天元道长口气傲慢得很,难怪他手下的小道士们狂妄了。高道明只得说道:“有人举报你们这卧龙观里养有恶龙,已经吞食了这位老乡家的毛驴。今天我是带人来查明真相的。”

不想那天元道长听完高道明的话不仅不害怕,反倒“哈哈”大笑起来,说:“知县大人倒是消息灵通得很。实不相瞒,我这道观中的确养有真龙,不过我的这些龙天天养尊处优,怎么会吃老乡的毛驴呢!况且,我的这些龙是被饲养在道观中的,根本不可能下山去。”这时,一个小道士慌慌张张地从大门里面跑出来,在天元道长的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。只见天元道长脸色突变,他对大门外的高道明等人拱手说:“观里有点事情,今天就不留大人喝茶了。”说完,天元道长快步回到道观中,道观的大门再一次紧紧地关闭了。

捕头李俊被天元道长的狂妄气得直跺脚,他忍不住破口大骂:“老爷,这个杂毛老道也太他娘嚣张了!根本不把我们这些朝廷命官放在眼里。”吃了闭门羹,高道明也被气得脸色发青,他咬着牙下令道:“给我撞开大门,搜!胆敢阻拦者,一律按照朝廷的律法处置!”高道明身后的那些衙役、捕快也都憋着一肚子的火气,早就按捺不住了,所以,高道明话音未落,大家早已一拥而上。门口的两个小道士一看眼前的情景不妙自然是不敢阻拦,忙都丢掉手里的宝剑,乖乖地站立在了一旁。

道观的大门只是关闭着,并没有从里面上门闩。李俊第一个上前,推开了卧龙观的大门。李俊带队冲进道观后,仅跑了几步,众人便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。

原来,二十米外的水池旁边趴着四条四五米长的庞然大物,这些怪物张着血盆大口,身上布满了鳞片,除了头上没有长角外竟然和传说中的龙十分相似。为了防止水中的怪物出来伤人,水池的外围还竖起了两米高的铁栅栏。好在高道明还是有些见识的,他惊呼道:“这不是猪婆龙么?怎么长得如此巨大和凶狠!”

天元道长正在水池旁边和小道士们谈论着什么,见高道明他们闯进道观来,自然是十分恼火!天元道长竟然指着高道明的鼻子骂道:“你个小小的县令长着几个脑袋!竟敢闯入我这卧龙观!”事已至此,高道明自然也是不肯示弱,怒喊道:“我乃朝廷命官,保护一方百姓是我职责所在。有道是王子犯法与民同罪,你这妖道在道观中饲养恶龙,伤害百姓家畜,危及百姓性命。来啊,把他给我抓起来!”

不料,那天元道长竟然怪笑几声,阴阳怪气地说道:“本道长奉旨在此养龙,我倒是要看看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,敢动本道长半根毫毛。”高道明等人听完天元道长的话,顿时都被惊呆了,怪不得这卧龙观里的道士个个都狂傲无礼。说话间,天元道长已经从房间里拿出圣旨来。高道明等人匆忙跪倒在地,山呼万岁。

高道明只得带着众人灰溜溜地离开了卧龙观。他招惹不起天元道长,只好把怒气全部都撒在刘大头和马二毛师徒的身上。高道明指着这师徒二人,破口大骂道:“你们这两个浑蛋,害得老爷我闯了大祸。来啊,把他们捆绑起来押回衙门,各打五十大板!”众衙役再次一拥而上,将早已吓得腿脚发软的刘大头师徒捆绑了起来。

这世道真是没有天理啊,刘大头师徒丢了毛驴又挨了板子不说,还被高道明罚了三十两银子,这才被释放回家。要知道,那三十两银子是刘大头几年的收入啊。刘大头气不过,回到家中竟然一病不起。刘大头病倒了,到山上采石料的活就只能是马二毛一个人去了。因为担心恶龙会突然从河水中冒出来,马二毛每次途径那条小河的时候都忍不住胆战心惊。

这天上午,马二毛正在干活,突然捕头李俊带着几个捕快从山下上来。

李俊一挥手,几个捕快便将马二毛按到在了地上。

马二毛挣扎地喊道:“我犯了什么罪!你们为什么要抓我!”

李俊冷冷地说:“你小子竟敢杀害卧龙观里的龙,这一次你是死定了。”

病床上的刘大头听说徒弟又被衙门抓走了,急坏了,顾不得重病在身,在家人的搀扶下匆忙赶到了县衙里。公堂之上,县令高道明坐在中央,满脸怒色的天元道长坐在一旁,而此时的马二毛早已经被打得皮开肉绽。原来是卧龙观里的一条龙突然暴死,天元道长便怀疑是在山上干活采石头的马二毛所为,李俊这才把马二毛抓到了县衙里来。

刘大头急中生智,突然想起那天听徒弟所讲,恶龙在吞食自己毛驴的时候,连同毛驴身上驮着的石头也一起吞了下去,会不会正是那些被恶龙吞下去的石头导致了恶龙的死亡呢!刘大头冒死冲进大堂,跪在大堂之上,将那天恶龙吞食自己家毛驴的经过都讲了出来。

高道明听刘大头所言很有道理,他就侧身去问天元道长的意见。天元道长听完刘大头的话面露尴尬之色,他死掉的那条龙死的时候,肚里的确实硬得像有几块石头一般。而且就在高道明带队硬闯卧龙观那天,小道士们在水池里发现了一个被龙挖开的洞穴,说不定真的就是那条龙偷跑出去后吞食了刘大头的毛驴,被刘大头打伤后又逃回来的。即便如此,天元道长仗着自己是奉旨养龙也不愿意低头认错,他强词夺理道:“即便是我的龙吃了你的毛驴,吞食了毛驴身上的石头,那么龙的死也是因你而起。如果你不让毛驴背着石头下山,我的龙怎么会误食了石头而死呢!我看,你就是故意用毛驴引诱我的龙吞石头而死的。高大人,我可是奉旨在此养龙的,你看着办吧。”

说完,天元道长竟然气呼呼地挥袖离去了。

天元道长走了,留下高道明是左右为难,明知错不在刘大头师徒,可是谁怪他们走背运呢,即便是无意之中害死了皇帝的龙那也是要掉脑袋的啊!否则,怕是自己都要受到牵连。

想到这里,高道明违心地判道:“罪犯马二毛利用毛驴诱惑卧龙观的龙吞下石头而致死,证据确凿,判马二毛死刑,秋后问斩!”

听完高道明的宣判,刘大头师徒二人忍不住是抱头痛哭。眼看着徒弟被衙役们押走了,旁边有看不下去的人就给刘大头出主意,说:“你也别在这里哭了,你到京城告御状去吧,没准皇帝开恩能饶恕你徒弟不死呢!”

刘大头一想,也罢,就豁出去这条老命,进京告御状!

为了救回徒弟的性命,刘大头不惜低价变卖了自己家的房子凑足了盘缠,义无反顾地进京去了。

刘大头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进京,别说是找皇宫告御状了,他刚一进城不久就迷路了。就这样,刘大头在京城里足足转了三天,却连皇宫的门朝什么地方开都没有弄明白。

刘大头急了,他也不管是不是皇帝了,见到官轿就磕头,诉说自己的冤情。但是,大多情况下都被官员的护卫和兵丁驱赶开了。

这天,刘大头远远地看着路上又来了一顶官轿,他决定豁出去了。趁着兵丁们不注意,刘大头猛地冲到官轿前,高呼一声:“冤枉啊!”便一头跪倒在地,脑袋撞在路上的石板上顿时间血流满面。

要说,也该着刘大头走大运,轿子里面坐着的人正是唐懿宗李漼。

原来,这天唐懿宗李漼想要了解一下京城百姓的生活情况,便穿上了手下一个四品官员的官服,坐着轿子来到了大街上。见到刘大头鲜血直流,口中大呼冤枉,李漼便示意让轿子停了下来。

李漼让刘大头将状纸递上来,刘大头顿时就傻眼了,他哪里知道这告状还要写状纸呢。刘大头反正是豁出去一死了,他也不管李漼愿不愿意听,便一口气把卧龙观的龙如何吞食了自己的毛驴误食了石头而死,县令高道明又如何宣判了徒弟马二毛死刑的前后经过一一道来。

还真让刘大头给碰着了,李漼最近这段时间正因为那个天元道长的事情上火。

原来,这个天元道长自称能炼长生不老的丹药,他花言巧语骗取唐懿宗李漼的信任后,高价从外国买回来四条大鳄鱼。李漼也只见过中国的猪婆龙(扬子鳄),他从来没有见过体长能达到四五米长的猪婆龙,所以便真的以为天元道长还有些法力,于是又拨给他一大笔银子让他修建了卧龙观。那天元道长本来就是一个只会花言巧语的骗子,并没有什么本事,他用鳄鱼血和各种名贵药材熬制成丹药来供给李漼服用。那条大鳄鱼正是不肯忍受经常被采血的疼痛,才挖洞逃走了的。只是李漼服用了这些丹药后精神状况反倒不好了,经常犯困,性能力也大大减弱。所以,李漼才对天元道长有了不满。

听完刘大头的诉讼,李漼感觉到县令处事过头了。于是,李漼喊过身边随行的官员,小声吩咐道:“传我的旨意下去,让他们重审这个案子,一定要秉公办理。”说完,李漼挥手起轿,不再理会刘大头。

刘大头还想要拦轿子,早已被随从的官兵架开。

一个官员对刘大头说:“你的案子我们大人接了,回去等好消息吧。”

就这样,刘大头迷迷糊糊地离开了京城回家里去了。

果然,没过几天,接到圣旨的高道明重审“死龙案”。

这一次,有了皇帝的圣旨,高道明再也不用害怕天元道长了,他不仅当庭宣判马二毛无罪释放,还罚了天元道长五十两银子,作为赔偿刘大头和马二毛的损失。而天元道长因为失去了唐懿宗李漼的信任,朝廷里断了卧龙观的银两供应,不久后,卧龙观的大小道士们都树倒猢狲散,各自走人了。

而卧龙观里的四条所谓的大龙,因为没有人喂养,又没有办法逃脱出来,也都先后死去,只剩下四副白森森的骨架。

高端西装定制

印尼海运专线

青岛印刷厂

友情链接